香港社会服务联会
跳至内容  |  HKCSSfans  |   HKCSS Youtube  |     |  简  |  Eng  |  默认字体大小A 较大的字体A 最大的字体A
搜寻
写情写理

论安老统评机制更新 应聚焦新旧准则分别

长者 – 写情写理      2019/06/20

香港社会服务联会总主任(长者服务)梁凯欣社会福利署将更新安老服务统一评估机制(统评机制),社会争议集中于是否容许合资格接受长期护理服务的长者可以有「双重选择」。事实上,现行机制下,并非所有合资格长者均可有「双重选择」,而是需要符合某些条件方可有「双重选择」。其实大多数人对新旧统评机制都不太掌握,讨论自然错了焦点。

不过,现行机制下,「最有护理需要」的长者与「护理需要相对较低」的长者一同轮候院舍服务,有时后者还会先获配院舍宿位,这情况不理想。笔者认为,大众的讨论焦点,更应聚焦于新旧评估准则的分别,能否让最有需要的长者尽快获得适合的院舍服务,并妥善照顾适合社区照顾服务但家居环境恶劣或没有合适照顾者的长者。

现行机制的不足

现行机制以「身体机能受损程度」、「健康问题」、「环境问题」及「应付问题」4 个范畴为考虑点。申请人的「身体机能受损程度」达到中度或以上,便合资格可获得长期护理服务。至于是「单一选择」或是「双重选择」,则视乎个案有否出现「环境问题」(包括家居环境是否安全)及「应付问题」(照顾者意愿及能力)。

以身体机能被评为「严重受损」的个案为例,根据现行机制,若没有出现「环境问题」及「应付问题」,长者只会获配轮候「社区照顾服务」;若两项「问题」同时出现,则只获配轮候「院舍服务」。唯有只出现其中一项「问题」,长者便可获「双重选择」,可按需要选择其中一项服务,若选择「社区照顾服务」,更可将「院舍服务」的轮候状态改为「非活跃」,既可保留轮候优次,也不用在家庭仍可提供照顾时,过早使用院舍服务。

现时约有三成合资格使用长期护理服务的长者可得到院舍服务的「单一选择」,他们应是最有需要的一群,因为他们既面对严重缺损,同时又有「环境」及「应付」问题。另外,近六成获得「双重选择」,他们的需要相对较低,却与前者一同轮候院舍,且因人数较多,直接影响前者获院舍服务的机会。过去有不少意见曾表示政府应优化「统评机制」及「服务配对」,确保最有需要的长者(尤其严重体弱)能优先获得院舍服务。

新机制忽略长者居家安全及照顾者承受力新机制则只采用两组评分数据,计算焦点只重于长者的健康状况及身体缺损程度,当中包括考虑长者的认知缺损程度及特殊护理需要以改善现有不足。社署指新的评估工具能更精确评估长者的健康及照顾需要,以配对合适的社区照顾服务或院舍照顾服务,故长者不再需要「双重选择」。

新机制下,能轮候院舍服务的长者的确是护理需要最高及最急切的长者,他们不用与护理需要较低的长者一同轮候。然而,如此「精准」的数据,却忽略了长者家庭因素的部分、忽略照顾者承受已久的压力、忽略长者对安全家居的需要。

举个例子:黄伯中风后中度缺损,步行不稳,需要以助行架协助,有跌倒风险,还需要他人协助沐浴;同住太太患有轻度认知障碍症,过往也依赖丈夫看顾。他们的家居环境狭小,即使获照顾员协助沐浴,也无法在狭小的浴室进行。现行机制让他们可获院舍服务;惟新机制推出后,即使合资格申请长期护理服务,是否仅获「社区照顾服务」?而又怎能解决黄伯的问题?

政府解释此举希望将服务重心放在社区支援,实践「居家安老为本」的理念。然而,在社区照顾服务资源不足下,若长者家庭的硬件不适合或照顾者未能抽身投入,「居家」又如何能够「安心安老」?

首要大幅增加社区照顾服务名额

新机制的问题不在是否可享有「双重选择」,而是更新的评估工具未有考虑申请人的「环境问题」及「应付问题」。政府想要鼓励居家安老,前提必须先增加社区照顾服务的资源。目前社区照顾服务的轮候时间由一年至一年半不等,预计新机制只会再推高需求,政府必须做好需求估算,规划相应服务,包括大幅增加社区照顾服务名额的安排。要实践「安心居家安老」,必须要有社区照顾服务「零等候」的配合。

上述黄伯的例子反映家居环境及照顾设备对居家安老极其重要。居于公屋的长者可以透过房屋署或香港房屋协会协助改装家居或按需要调迁,而对于居于私人楼宇的基层长者,政府应提供津贴以协助改善家居环境及增加照顾设备,让长者得到全面的支援,享受居家安老。

对于获配「社区照顾服务」的长者,如其照顾者未能提供适切照顾,政府应提供适当的帮助,以平衡照顾者及被照顾者的需要,减低因照顾压力不支而产生的问题。据社联和香港大学秀圃老年研究中心的研究显示,近一半受访在职护老者和四分一长者护老者同时出现有「沉重照顾压力」、「抑郁征状」及「家庭功能薄弱」的状况,属高危群组。在推动居家安老的同时,政府必须设立「以照顾者为本」的政策及服务,例如评估照顾者能力及压力,从而以个案管理的方式提供适时支援、辅导服务及暂托服务等,让长者及照顾者得到适切的支援。

如何平衡长者利益

至于有意见认为在新机制下,选择社区照顾服务的长者亦可先冻结轮候院舍的资格,当身体机能衰退至适合入住院舍,就可追溯社区照顾服务的申请日期,这对于被评为适合社区照顾服务的长者当然有保障。不过,对于身体衰弱但后于他们轮候院舍的长者,这又公平吗?难有两全其美的方案,社会必须取舍。

业界及公众对今次修订均十分关注,同时影响无数长者及其家庭的生活,社署应尽快向业界及关注团体讲解有关修订对有不同护理需要的长者及各服务提供者的影响,并且听取意见,再三考虑更新评估工具所带来的影响。

撰文:香港社会服务联会总主任(长者服务)梁凯欣

 

文章刊于2019年6月20日《明报观点版》

回上页